动物凶猛,“请勿投喂”

【环球时报驻澳大利亚特派记者 陈效卫】孤悬于南太平洋的澳大利亚地广人稀,是野生动物的天堂。《环球时报》记者常驻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半年来,已不知多少次与野生袋鼠和兔子等动物不期而遇。至于常见的鸟类,如鸣禽壮丽细尾鹩莺、攀禽葵花凤头鹦鹉、陆禽冠鸽、涉禽白骨顶、游禽黑天鹅等,更是触目皆是。在这些野生动物出没的地方,一般立有醒目的标识:“请勿投喂”。在公园、保护地、联邦环境与自然资源部以及各州、领地的环境与遗产办公室网站上,也都明确提出这一要求,以“保持野生动物的野性”。传统上,喂食野生动物被很多人视为善行,以为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标志。但实际上这完全是喂食者的一厢情愿和自说自话,本质上是人类自私加无知的表现,于喂食者和被喂食者都有害无利。

请勿投喂长颈鹿的提示牌

投喂,惹祸上身

随意喂食,人类自身首先会受到伤害。黑背钟鹊这种性格彪悍的澳大利亚喜鹊,每年9月到11月在南半球的春季繁殖期,会变成“愤怒的大鸟”。若此时投食,黑背钟鹊会以最快速度用锋利的爪子和尖喙实施进攻,每年不知有多少当地人和外国游客的脸被抓破,有人眼睛视网膜脱落,耳朵被啄伤后听力下降甚至失聪,最严重的则会导致死亡。遍布沿海的澳大利亚红嘴鸥,虽不至于像黑背钟鹊那样好战,但人类长期喂食导致其敢于从食客手中、口中夺食,很多人因此被啄伤。

投喂看似可爱的动物,也可能招致严重后果。曾有一只葵花凤头鹦鹉飞进维多利亚州小镇希尔斯维尔,居民经常给予照料,结果几个月后这只鹦鹉带回一大群同伴。作为澳大利亚“最不濒危物种”,葵花凤头鹦鹉不仅脑子聪明、喙坚无比,而且擅长“团伙作案”。最终小镇遭到“洗劫”:电脑键盘被啄成了垃圾,木质阳台、木屋玩具房等都遭到“强拆”。

攀禽葵花凤头鹦鹉经常在居民区附近觅食

神态呆萌、一蹦一跳的澳大利亚“国宝”袋鼠,是动物界当仁不让的“重量级拳王”。在澳大利亚,近年来游客投喂袋鼠而遭暴打的报道不时见诸报端,比如,一名妇女被袋鼠抓得破相毁容,脸上缝了17针;一名男子喂袋鼠,被它打得皮开肉绽。

喂食野生动物还会被重罚。墨尔本的一位退休老人每天喂食飞到自家后院的冠鸽,后来各类鸟群在附近麇集,邻居家的后院到处是鸟粪,恶臭难当。老人被邻居告发,被罚款1000澳元(约合5000元人民币)。当然,如果喂食或打扰重点保护动物野狗等,罚款最高可达1万多澳元。

投喂,好心办坏事

不可否认,人类喂食动物确有善良的一面,但大多数本质上是自私的,从喂食数量和持续时间上都可佐证这一点。动物的“可爱”与人类主观认定和心理承受的数量有密切关系,那就是少则“可爱”,多则“可恶”。一时可以,一世不可。人类的喂食行为也不具可持续性。绝大部分喂食者都是偶尔为之,因为持续喂养需要食物、精力和耐心。

喂食可使野生动物免除一时饥饿,但会使它们产生依赖性,失去野性,而且人类投喂的食物,对它们的健康也未必有益。杂食的人类消化系统比较完善,胃能承受高脂肪、高盐、高糖、高添加剂等,而绝大部分动物没有进化到这个程度,自然无福享受。不仅如此,“四高”食品还会造成动物肥胖和骨骼变形,影响心血管和生殖系统发育,人类经常投喂可能致其生不如死。

如不时“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澳大利亚环尾袋貂,真正的美食是当地土生土长的桉树花和桉树叶。人类喂食的各类水果,会在环尾袋貂肠道内发酵并产生大量气体,致其痛苦死亡。对于澳大利亚特别常见的玫瑰鹦鹉、葵花凤头鹦鹉、粉红凤头鹦鹉等,喂食肉末、火腿肠等含化学添加剂的食物,也同样致命。数量众多的袋鼠看似皮实,实际上非常娇贵。给袋鼠喂食人类的营养品牛奶,会引发致命腹泻。而加工过的食物则导致袋鼠患牙周炎、上颌骨或下颌骨骨髓炎及全身毒血症。袋鼠特有的“粗颌病”,发病率及复发率都非常高,是危害袋鼠最大最广的疾病。

人类喂食,还可能让动物感染疾病。有些人将吃剩的食物扔给动物,或将大尺寸食物咬掉一部分,人类口中病菌跟着唾液沾到食物上,动物吃了有可能染上人畜共患病。对于群居的动物,一只动物染上还会传染其他同伴,喂食者在不知不觉中扮演了“毒王”角色。此外,投喂的食物也可能变成戕害动物的垃圾。如海边投喂时,有些海鸥无法接住空中“飞舞”的面包。游客喂食后,水面浮着厚厚的一层垃圾。野鸭等游禽食后,食物在肠道里发酵导致细菌感染。而垃圾沉入水下后,对于很多水中动物则不啻天祸降临。

投喂,因为无知

投喂动物遭遇危险,有时是因为对动物缺乏了解,都是无知惹的祸。比如,野狗是狗,但更是狼。在澳大利亚,喂食时受到的致命攻击最多来自野狗。如人们用食物引诱野狗靠近,然后伸手去抚摩野狗,常常是抚摩其头部。这一行为会被误认为敌对攻击,野狗瞬间化身为恶狼。再如,春季是小野狗学习打猎等生存技巧的季节,也是整个野狗群戒心最重的时节。人类误认为小野狗是在玩耍,一旦接近互动,就会陷入险境。

人兽殊途,禀性各异,投喂食物对野生动物是害不是爱。从这个意义上讲,“请勿投喂”标识看似简单,实际上是澳大利亚人吸取深刻教训之后的理性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