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买铂金包的全职太太是独立女性吗?

一个名叫薇妮斯妮·马丁的美国人类学研究生随丈夫搬入上东区之后,用人类学家审视灵长类动物的方式审视自己周围的女邻居。一次在街上被一个挎着爱马仕铂金包的女士撞到后,她写道:“我无力改变上东区莱辛顿大道以西的贱人妈妈团,也不能用揍她们的方式解决,而且我也绝对不想加入她们……没错,那些每天推我、挤我、当我不存在、觉得我一点都不重要的傲慢女人,她们令我想拥有一个昂贵的漂亮皮包……一个超棒的包是刀剑与盾牌,我要买一个她们没有的东西,她们想要的东西,或是她们有但见不得别人有的东西……”这份灵长类社群比照研究型人类观察报告为马丁女士赚到了一个博士学位,并印成《我是一个妈妈,我需要铂金包》一书出版。在热播剧《三十而已》中,演员童瑶饰演的烟花厂长家的全职太太顾佳,重演了这位人类学女博士的故事。在面对经济地位较低的女性好友时,顾佳毫不犹豫地展示了自己对于权力和潜规则的不屑,然而紧接着就为了打入阔太太的圈子托朋友介绍能买到爱马仕铂金包的门路,全然忘记之前“出淤泥而不染”的高洁发言。可见,人类学女博士需要铂金包作为刀剑和盾牌,顾佳需要铂金包作为她融入阔太太群体的敲门砖。

《三十而已》童瑶饰顾佳尽管都是一面瞧不起其他铂金包的持有者,一面想方设法融进去,二者最终却选择了不同的道路:人类学女博士认为自己通过买包等一系列社交努力改变了自己和孩子们的命运,一如既往地视女邻居们为大猩猩同时口中念念有词“真香”;而顾佳在后续的剧情中离开了这个她处心积虑想要打入的群体,临别前厉声呵斥阔太太们“因为冠着夫姓而存活,活在丈夫的价值半径里,再刨一份优越感,聚在一起炫耀比较,真的是越光鲜越可悲。”此举顺利完成了新时代国产剧对独立女性“硬气”形象的塑造,全然没有考虑“吾独爱莲”发言、钻营行为及其失败结果究竟为告别阔太太演说提供了几分理与义的支撑。在现代都市题材都在靠喊口号塑造“独立女性”形象的当下,这种人物行为逻辑充满矛盾的叙事并不罕见,一点都不影响顾佳这个角色成为整部电视剧里标签最多、话题性最强、人气最高的角色——展现女性母职时,她为了孩子和其他女性动武,成了“中国版致命女人”;表现妻职时,她打着公司利益的旗帜辞退了疑似勾搭自己丈夫的年轻女员工,成了排除“绿茶婊”的“人间过绿器”;为了成全“独立女性”的形象,顾佳的饰演者和电视剧的宣传方更是异口同声高喊“全职太太也是独立女性”,全然不顾电视剧在阶级视角下讨论性别问题的扭曲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