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东方华语电台
首页 社会 娱乐八卦 高云翔案D19:谁能说服陪审团?即将揭晓!

高云翔案D19:谁能说服陪审团?即将揭晓!

2019-11-24    来源:澳洲新快网    浏览:763  

国影星高云翔和制片人王晶涉嫌强奸一案即将迎来最终章。因为两人均不承认2018年3月在悉尼香格里拉酒店强奸1名华裔女子的控罪,在经过了近4周的庭审、多位证人出庭作证后,此案即将迎来最终章。

出庭的证人包括了那位因法律原因不得透露姓名的女子本人、她的丈夫、王晶、双方共同的同事、还有王晶和高云翔的品格证人。高云翔本人则没有出庭为自己辩护。

在庭审过程中,女子和王晶以及证人的证词多有矛盾之处,案情扑朔迷离。

周五,检察官与辩方律师分别发表结案陈词,尽最后的努力来打动陪审团,接下来将由陪审团成员经过退庭审议后,来决定高云翔和王晶两人的命运。不过法官一直对陪审团强调,在陪审过程中不能将证据与其他人讨论,也避免阅读关于案件对相关媒体报道,从而影响判断。

澳洲新快网记者依然在第一线为读者报道此案的最新进展。

记者注意到,尽管自己的命运即将交由他人来决定,但高云翔今天依然表现淡定。在庭审开始前他拿了一本红色封面的小书独自看了起来,完全不受其他人的干扰,神情悠然自若。

在此案的审理过程中,王晶的父母一直都到庭旁听,但高云翔的父母则从未现身法庭。

检察官:腿部淤青是重要证据

今天首先由检察官发表结案陈词。法官提醒陪审团这是控辩双方的观点阐述,并非是证据。陪审团需要依据事实依据来做出判断,而法官则将以法律为依据行使职责。

检察官向陪审团表示,尽管女子的多份证词之间有矛盾之处,但这是因为当时她非常疲惫及受创。重要的是当时为她验伤时的医生的证词,以及女子身上因为王晶而留下的淤青。

关于女子当时不愿意进行阴道检查,检察官主张有很多原因可以解释,包括正在月经期,以及15个小时前的遭遇等。

接下来,检察官又回顾了女子当时叙述的案件经过,引述女子的证词称王晶在试图插入她时“我尽全力把脚放下来,他用了很大力气抬我的腿。”检察官表示:“陪审团可以看到女子腿部淤青的照片。这是重要的相关的证据,没有证据证明是女子丈夫做的。看下淤青的位置,这是非常重要的证据。”

检察官还称,虽然王晶的律师提出淤青是女子的丈夫所造成的这种理论,但他认为这种理论不成立,而且没有证据证明女子的丈夫当时生气了。他呼吁陪审团关注具体的证据,至于双方的短信、微信以及关于法拉利之类的对话等,都不是重点。

检察官还呼吁陪审团成员“把关注点放在房间里发生了什么,放在身体证据上。想象人们在这样的情况下会怎么反应。”

检察官:担心怀孕证明确有性侵

检察官在结案陈词时还指出,尽管女子当时处在生理期的第5天,但她还是担心怀孕,这就说明了她确实被人阴道插入过,这是案件的重要证据。

检察官称:“她没有跟警察,没有跟丈夫说自己被阴道入侵了,因为她是在逐渐建立信任的过程之中。这些人对她做的事情,因为她担心,她担心怀孕,所以医生记录里会这样写。这是非常重要的证据。”

检察官向陪审团呼吁:“这些证据不是照片,不是微信,这很重要,很有说服力。”

检察官:女子证词是可以印证的

检察官称:“女子给警察的证词是可以印证的,警方确实是再枕套上发现了高云翔的精液和DNA,再另一端发现女子的血液,在床罩上发现王晶的精液。”

检察官还指出,剧组的某一个证人提到女子的脖子上有红色的印记。当天女子是从医生那出来直接去的Blue Angel餐厅,在之前刚被医生检查了脖子,没有印记。她说她当时被锁在房间,她跟澳大利亚工作组一些不同的说法。相信当时她非常疲惫,她觉得有必要跟不同的人一些解释。

检察官:王晶和辩方证人证词不可信

检察官表示,王晶的证词还有很多问题,比如如果事实真如王晶所说自己脱掉了自己的所有衣服,那么女子肯定有所期待发生什么,而不仅仅是停留在口交上面,而是期待比口交更多的性行为。但是按照王晶的说法,只是口交的话,女子不会发出享受的声音。

法庭上,检察官认为电视剧发行人的证词不可信。检察官说,她接近女子就是做了不对的事情,不管她是不是王的助理,其试图用其他方式解决之间是,她所谓的危机公关降低了她的可信度。

用户评论

请您留下对本篇新闻的评论:

还能输入25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