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东方华语电台
首页 社会 海归指南 华人移民故事—偏远地区其实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可怕!

华人移民故事—偏远地区其实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可怕!

2019-03-27    来源:环球华人资讯    浏览:337  

想必朋友们都听说了澳洲最新的移民政策,新移民来到澳洲,必须先在偏远地区居住数年之后,才能移居到悉尼或墨尔本等大城市。

听到这个消息,很多人都开始不淡定了......

偏远地区?

那不就是大农村么!

土澳已经这么土了!

偏远地区......

但其实,澳洲的偏远地区没有那么可怕。不仅风景优美、空气清新,基础和娱乐设施也是一样不缺。

我想象中的偏远地区

是这样的...

这样的...

还有这样的...

但实际上的偏远地区

是这样的

这样的

还有这样的

看来偏远地区的生活

也没那么可怕嘛......

同时小编也注意到,在这些反对的声音中间,有这样一个人,自愿放弃城市优越的工作生活,去偏远地区支援工作。

抱着好奇的心情,小编找到机会采访了他,让他讲讲自己和偏远地区的不解之缘......

潘启贺,1993年出生在广东珠海一个医学世家。6岁,他随父母移居澳大利亚悉尼,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

潘启贺自小成绩优异,2011年以近于满分的成绩从悉尼男子精英中学考入牙医专业,如愿以偿成为一名医学生。

26岁的他,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为什么他会自愿放弃城市的生活和便利,到偏远地区支援呢?

“我从小到大都太过幸运,我生活的一切,包括衣食起居都来得那么容易。我知道,这世界上有许多人过着不同的生活,我想去看看他们的生活。”潘启贺说。

抱着这样的想法,2014年,潘启贺跟随大学医疗队前去尼泊尔义务工作,免费给当地居民医治牙齿。

在尼泊尔,他看见了一个不同的世界。

“他们的牙齿状况太糟了,很多小孩子都没有牙齿。”潘启贺说,“不过虽然他们的生活条件很差,他们的快乐却来得格外简单。”

这段经历,不仅让他对自己的生活更加珍惜,更在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

回到澳洲,潘启贺顺利完成学业毕业,成为了一名牙医。相比其他同学选择在城市工作生活,建立更大的社交关系网,他却自愿放弃这所有的一切,选择跑到偏远地区做牙医。

“我意识到,由于缺少技术人员,在澳洲的偏远地区,许多人也深受牙病的困扰。于是我找到了我现在生活工作的这个小镇——Tamworth。”

Tamworth在悉尼西北方向,坐落于悉尼和布里斯本之间,大约六小时车程。作为澳大利亚乡村音乐之都,每年一月这里都会举行世界第二大的乡村音乐节——Tamworth Country Music Festival。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除了那些最基础的设施如商场、医院之外,这里还有动物园、国家公园等娱乐设施,甚至还有几家小小的博物馆。泛舟、钓鱼、水上运动、骑马、观鸟、淘金......

“这里的业余生活相当丰富多彩”,“我很快就爱上了这里的生活。美丽的自然风光、热情好客的当地居民、轻松愉悦的工作环境......在这里,你不需要望远镜,就能看到漫天星光,触手可及......”他说。

“你为什么选择去偏远地区?对你而言这份工作的意义是什么?”我不禁问。

“其实以前我从未想过我会在偏远地区工作,但是尼泊尔的经历真的改变了我,再加上母亲的教导,不要着眼于个人的利益,一个人价值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的,而是要看看能够帮助多少人,对社会做出怎样的贡献。”潘启贺说。

面对他灿烂的微笑,我不禁问道,“偏远地区行医有什么感受?那里生活不会不方便么?”

“不会。”他笑着回答,“其实很多人对偏远地区的生活有一种误解,这里和城市不同,生活工作都非常轻松,没有压力。Tamworth的基础设施不能算完美,但还是完善的。当地的中餐馆非常好吃,当然比起在Sydney,我确实要经常自己下厨,但还是相当开心的。”

没有了家人和朋友的陪伴,毅然决然去到完全陌生的环境,这样的牺牲是小编不敢想象的。

“我不认为我在牺牲什么,相反,我得到的太多。”潘启贺说,“刚到小镇的时候,我曾担心,不过镇上的人非常热情友好,走在路上人们互相都以微笑致意。大家像是一家人一样,相互帮助、相互扶持,这在城市里是很少见的,所以我很快结交了很多朋友。下班之后,我们一起去附近的酒吧喝酒,没有花样繁多的娱乐活动,就是最原始的那种喝喝酒、聊聊天。”

我注意到,一谈起偏远地区的生活,潘启贺显得格外放松。

“你在城市生活过,也在偏远地区生活过,所以我想你有资格谈谈,你觉得这两种生活到底有何不同?”

“城市与乡村的生活,我更爱偏远地区。毕业的第一年,我在悉尼市中心工作,说实话,那段日子我很不开心。在繁忙的城市,客人们往往来去匆匆,他们更多的是抱怨为何补牙需要花费这么多的时间和金钱。但是在偏远地区,我所有的病人都非常友好,他们为我的到来表示感谢,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充实,或许这就是行医者心中真正的满足吧!”

在过去的一年半里,潘启贺每周一到Tamworth,周四晚上再回Sydney,四天在乡村工作,一天在悉尼。

2018年的冬天,澳洲遇到了百年一遇的干旱,Tamworth附近的农场遭到重创,农场主难以生存。潘启贺是工作伙伴决定义诊,并把一天的收入捐赠给需要的人,“我很幸运,我的父母认为这是我自己的人生,应该自己掌控。我的母亲尤其支持我,她觉得我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潘启贺说。

出生在中国,生长于澳洲,在潘启贺的身上我看到两种文化的交融和碰撞。

“我身上有很多中国人的特质,工作努力、勤劳肯干......但是另一方面,我不想只是为了钱活着,钱不等于幸福和快乐,我想我的生活充实无悔。”他眼神坚定地说道,“传统的中国背景注定我无法离开城市的交际网络和各种机会,但这段在偏远地区的生活让我意识到,我永远也离不开这样的淳朴和人情味。”

“五年以后,我也许会拥有一个农场;我会在距离市中心两三个小时的地方开一个牙医诊所;我想继续做志愿者,继续帮助别人;我想为澳洲的华人社区做一些贡献。”

我相信,这样一个年纪尚轻却心中满怀感恩的年轻人,一定能在澳洲这片土地上,在两种生活中找到一个绝妙的平衡点,打造属于他的生活方式。

用户评论

请您留下对本篇新闻的评论:

还能输入25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