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东方华语电台
首页 经济 2020年会是澳洲QE元年?投资者要把握的投资机会

2020年会是澳洲QE元年?投资者要把握的投资机会

2020-01-07    来源:澳华财经在线    浏览:175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1月2日讯 2019年是过去十年最糟糕的一年,却可能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去年流行于中文网络中的这句话,前半句多少也道出了澳洲经济的一个现实:就业数据起伏不定,工资增长停滞,通胀率难以回升,商业投资不振,整个经济疲软。
 
12月下旬,澳统计局(ABS)周四公布的数据,11月季调后失业率降至5.2%,这是近一年半来最大的就业增长数据,似乎证明了澳央行早前“经济已行过温和拐点”的说法,也缓解了政府加强财政刺激的压力。金融市场对澳央行2月份降息的预期已经减弱,澳元兑美元汇率也随之上升。
 
但2020年,澳洲经济是否要迎来一个QE(量化宽松)元年,成为最值得关注的话题之一。因为如果澳央行实行QE,它将影响大多数澳洲人。
 

QE到底是什么?
 
QE是一个既简单又复杂的概念,即使一些金融行业的专业人士也尚未完全理解它的影响。普通人需要知道的是,澳央行实施QE时,会用自己的现金向商业银行购买债券,可能主要是政府债券。
 
由于央行拥有澳元的发行权,从理论上讲,央行的货币可有无穷无尽的供应。
 
澳央行购买的债券越多,这些债券的价格上涨的幅度就越大。而债券的利率与价格相反。这意味着随着债券价格上涨,债券利率下降。
 
因为改变政府债券的利率会对整个货币或债券市场产生连锁反应。这样做的结果是,从房贷到公司债券的整个经济领域的利率都会下降。
 
如果央行想特别针对特定市场,比如房贷,那么它可以直接在这个市场中购买债券,从而将房贷利率进一步降低。
 

为什么要进行QE?QE意义何在?
 
货币政策决策者面临的问题是,经济增长速度如此之慢,以至于人们开始失去工作,而一旦原先的岗位消失了,就很难再找到新的工作了。
 
最新的经济增长数据显示,澳洲经济受到消费者支出和商业投资乏力而失去增长动能。过去,降低利率一直是刺激经济的好方法。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留下的后遗症是,利率水平已经非常低。
 
澳洲的基准利率目前为0.75%。这意味着央行只能再降息两次,每次降息幅度为0.25个百分点,基准利率就会变为0。零利率就是央行表示将考虑推出“非常规”货币政策(又称QE)的临界点。
 
澳央行行长洛伊(Philip Lowe)最近评论说:“我们目前的想法是,在基准利率为0.25%时量化宽松成为一种选择,但不能在此之前考虑。由于传导系统的作用,当基准利率为0.25%时,央行在盈余余额上支付的利率将已经为零。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那时我们将面临零利率。”
 
央行需要继续向经济提供刺激,即廉价的信贷资金,使人们找工作变得容易一些。这样,购物者将可能更有信心消费。
 
而且,在降息的空间很小(在降到0之前),如果央行希望继续采取刺激措施,那么量化宽松实际上是唯一的选择。
 

房市“减压”
 
一些经济学家预测,央行将在2月份降息,5月份再降息,量化宽松将于今年底推出。
 
最好的情况是,一旦QE实施,房贷按揭成本会大大降低。CommSec估计,截止到2019年9月的一年中,由于减税和降息,每个普通家庭每周可以节省大约24澳元。如果再有两次降息和量化宽松,则家庭能够节省的费用可能会增加一倍以上。
 
对于失业者,企业借贷变得更加容易,大多数企业在投资新项目时都会选择增加雇佣员工,因此他们投资越多,对新雇员的需求就越高。但如果货币刺激政策不奏效,企业将继续削减支出,更多的工作将流失。
 
AMP Capital首席经济学家Shane Oliver说,他认为量化宽松对澳洲经济并非坏事。通过降低借贷成本,提高资产价格,从而提高财富水平以及降低澳元汇率,应该有助于促进经济增长。
 
但他也指出,QE主要的缺点是,通过推高股票和房地产市场,这可能加剧不平等。因此,与量化宽松相比,财政刺激(政府增加公共支出)将是一条更好的选择。
 
国民银行(NAB)首席经济学家艾伦·奥斯特(Alan Oster)表示,量化宽松不会很糟糕,但政府需要尽自己的一份力,可能的选择包括提前第二轮减税,短期基础设施支出,增加投资补贴和增加Newstart补贴。
 

澳股怎么走?
 
2020年进入QE时代之后,澳股会怎么走?
 
富达澳大利亚股票基金(Fidelity Australian Equity Fund)的投资经理保罗·泰勒(Paul Taylor)说,2020年ASX还将继续受到货币和财政政策共同推动。
 
由于澳央行已经用尽了大部分货币政策弹药,因此联邦可能会加大财政政策的力度,包括更多的基础设施建设。低利率加上财政刺激措施通常是股市发展的积极环境。
 
IFM Investors的首席经济学家Alex Joiner也认为联邦政府将采取额外的财政刺激措施“增援”。
 
他说:“我们将看到2020年是联邦政府转折的一年,这一年联邦政府将通过财政刺激和改革帮助澳储行实现增长,特别是在货币政策已无法发挥效力且全球环境仍不确定的情况下。” 
 
T. Rowe Price投资组合经理Randal Jenneke认为,强劲的本地经济可能会推动ASX进一步上涨。事实证明,澳大利亚的房市幅度不大。他说,尽管悉尼和墨尔本的价格在2019年下降了10%之多,但很快就迅速回升。只要住房的改善趋势持续下去,到2020年中期,就应该开始看到对消费者支出的积极影响,消费者打开钱包将对长期不受投资者青睐的周期性股票(如零售商)有利,住房和建筑材料商的状况也可能会迎头赶上。
 
(郑重声明: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对本文保留全部著作权限,任何形式转载请标注出处,违者必究。图片来自网络)

用户评论

请您留下对本篇新闻的评论:

还能输入25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