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东方华语电台
首页 乐活 文化历史 练春海:从海昏侯墓的出土文物看刘贺的身世之谜

练春海:从海昏侯墓的出土文物看刘贺的身世之谜

2019-12-14    来源:新京报    浏览:157  

11月21日下午,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副研究员、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斯坦福大学访问学者练春海以“艺术考古视野下的昌邑故物”为主题,从艺术考古的视角介绍了近年来备受关注的海昏侯墓出土文物。该活动由邺架轩、清华大学图书馆、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主办,清华大学图书馆副馆长张秋担任主持。

海昏侯墓

海昏侯墓的发现具体可以追溯到2011年3月。这是一个侯王的墓葬,守墓人在周边生活了将近2000年,可能因为战乱或者各种原因迁徙,忘记了自己是做什么的,但他们又有一些直觉,自己似乎跟这些墓葬有关系。

在一个偶然的时间里,晚上他们听到了对面的山上有一点动静,特别是狗不停地叫,所以他们意识到有问题。第二天早上村民们跑到对面山上查看,发现这个地方被盗掘了,就赶紧报警,使得这个墓葬虽然被盗掘了,但损失不大。现在他们公布出来的消息一般说墓葬非常完整没有被盗,实际上被盗了九十多块金饼。当时只是盗墓贼第一天下去,试着拿一些东西就走了,要再做些准备应对可能的危险,再做大量的挖掘工作。这就给了文物保护部门一个机会。

村民们报警以后,考古队就派了杨军进入现场查看,杨军下去以后说闻到了一股香味——下去以后其实基本上只能看到烂泥或者水这样的东西,这个香味就是辨别墓葬级别的重要标志——他就很高兴,马上意识到这个墓葬级别很高,就向考古所要求进行专业发掘。现在很多墓葬,按照国家规定是保护性发掘,不能够随便发掘,对于这样较高级别的墓葬尤其不容易。杨军自己说一辈子吃这个墓就够了,光整理这个墓就可以退休了。

杨军和考古队员在海昏侯墓发掘现场

由于曹操墓的前车之鉴,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争议,挖掘工作一直处于保密状态,直到2015年11月基本上确定是海昏侯墓的墓葬,并于2016年3月在首博开展时正式宣布。

杨军他们也对怎样建博物馆等后期工作做了很多的规划。比如在挖掘之前,他们首先把墓地面的信息全部清理了一遍,这是全国首次对于这样级别的墓葬进行完整的地面清理,保留了非常重要的信息供博物馆展出。而且他们一开始就把国家文物局重要的学者拉进去了。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四个直接有国家文物局专家进驻的墓葬,墓葬级别因此提升了,对于之后建立博物馆或者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等等是非常有利的。

想了解墓葬出土文物的价值,首先要了解墓主刘贺。目前文献里关于刘贺的信息非常少,而且有些说法往往是引用自其他文献,对他的评价是非常不公正的,比如说他品德败坏等。如果仔细研究相关信息就会发现,刘贺所处的环境、个人经历以及周边人物都对他产生了很大影响。

海昏侯刘贺画像

公元前92年,刘贺出生;公元前88年,刘贺5岁时,他的父亲第一任昌邑王刘髆去世。刘髆的父亲是汉武帝,母亲是汉武帝最喜欢的妃子李夫人。而且李夫人特别善于做人,她很清楚自己以色侍人,如果衰老、不好看的容颜被汉武帝看到,给他留下糟糕的印象,会波及她的孩子,所以在临死之前坚持拒绝汉武帝探视,可见她用心之深。如果刘髆没有去世的话,他成为皇帝的概率是极高的,但是上天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5岁的时候刘贺就成了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而且他也没有兄弟,只有一个姐姐。在他6岁的时候,汉武帝驾崩,而李夫人在汉武帝之前就去世了。意味着公元前87年,刘贺6岁的时候,他的爷爷、奶奶不在了,父亲也不在了,家里只有几个姐姐。而他是昌邑王,是这个地区最高的诸侯王,只有他的母亲作为长辈可以管他,除此之外没有人可以约束他,所以自然地,他会是比较任性的小孩。

到了公元前83年,霍光把上官桀的孙女、也是自己的外孙女封为皇后。这时汉昭帝12岁、上官皇后6岁、刘贺10岁,都是一群小孩,而跟这群小孩打交道的就是霍光,一个老谋深算的政治家。又过了9年,刘贺19岁时,汉昭帝驾崩,刘贺马上就被迎到长安去继承皇位,但是在位27天后就被废。这时候他周边的人里上官皇太后15岁,还是一个被控制的人物,此外就是霍光。

霍光像

霍光为什么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刘贺从皇位上拉下来?正如之前所说,因为刘贺可以说是一个不受控制的小孩,才19岁,又是在这样一个有这么多人伺候着他、哄着他的环境成长,不可能逆来顺受。后来的汉宣帝刘询和他不同,一个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下求生存,对于权力争斗非常敏感,另一个则是在宠爱当中成长起来的小孩。其实刘询和刘贺差不多大,后来刘询对刘贺的态度还是比较温和的,没有说要把他赶尽杀绝,是有这个原因的。

刘贺当时从外面被带进皇宫的时候,在很远的地方大臣就告诉他了,现在能够看到国都就要开始哭了。刘贺跟汉昭帝其实年龄差别不大,但是他要以儿子的礼节去哭,他就觉得我凭什么,我不。所以大臣告诉他要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他说自己嗓子疼。接着进去,能看到长安城内城了,大臣告诉他现在该哭了,他说我刚才就疼现在肯定还疼。马上到宫殿了,这下不行了,所以他只好照做。其实说白了他就是一个正常人,不愿意去做这种很虚伪的事情,受这种礼节控制。而且他一来就要给他带来的那批人封官,霍光当然不傻,他一看年轻的小伙子控制不住,立刻换人,找了在民间成长起来、没有背景的刘询。

刘询和刘贺不一样。两个人的处事态度,包括忍让的能力,差别是相当大的。刘询的妻子被霍光害死了,他没有吭声、没有声张,愣是把这口恶气吞下去了。直到霍光去世,他终于熬过去开始发力了,用三年时间把霍光家族给清了,诛他九族。

奏章副本署名“臣贺”

这时候刘贺已经25岁了。在他25岁到30岁之间,基本上是刘询全面掌握权力,他利用短短一两年时间考察了刘贺,然后马上就把他封为海昏侯。对于刘询而言,如何处理刘贺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如果刘贺没有罪,可以继续当皇帝的话,刘询就没有资格当皇帝;刘询如果是合法的皇帝,刘贺就不能够被平反。另外还有霍光,他还是第一功臣,虽然他整个家族诛连了,刘询也不愿意给他大将军之类的荣誉,心态非常矛盾,既肯定他又否定他,在历史上给他留下了这样的痕迹。

刘贺真正待在这里就是30岁到34岁这几年,很快就去世了。这几年中他还经历了一些变化,尤其是他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惹怒了汉宣帝,把他仅有的四千户地削去了一千。他可能本来还抱着希望,两年以后自己就提到了侯,那么可能过几年就提到诸侯王了,又能回到原来的地位和身份。没想到有人把他的话报到中央去,导致他爵位又被削了。汉宣帝不会对他下太狠的手,但是也告诉他永远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对刘贺的生平有了解之后,再看这些出土的文物,我们就会知道有一些分析或者讨论其实是不正确的。

海昏侯墓园遗迹分布图(据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南昌市西汉海昏侯墓》,《考古》2016年第7期)

从墓葬的结构图可以看出,刘贺的家人是有所期待的,可惜最后没有实现。因为这个墓葬周边可以是回廊的,但是又没有封闭起来,如果汉宣帝赐给他一个机会,让他按照诸侯王的级别埋葬的话,他可以在周边用黄杨木切成四方的木块码一圈,这是级别非常高的标志。但是他没有等到这种机会,汉宣帝最后还是没有给他这样的待遇,所以最后只能在这周围一圈放了盾牌。

内棺里面是玉席,下面是金饼。刘贺的墓都有玉席,这是用来做金缕玉衣的,但是他没有这个待遇,因为金缕玉衣肯定是诸侯王才能用。玉席的制作完全是按照金缕玉衣的方法,用金丝穿的。汉代诸侯王用金缕玉衣是非常普遍的,如果他被允许按照诸侯王规格来丧葬的话就可以用上,所以这些他都准备了。但是因为没有得到准许,所以只能穿成玉席。

海昏侯墓出土黄金

在墓葬里出土了琳琅满目的玉器、青铜器等等,非常丰富,所以有观点认为海昏侯墓出土的东西超过马王堆, 但是东西多不一定有价值。比如出土了那么多黄金,但是学术价值不高,只有作为货币的价值。

关于刘贺的印章有很多争议,有人认为上面是蟾蜍,后来又说是猫头鹰。关于刘贺的文献本就有限,却不止一次提到猫头鹰,所以有人认为可能和刘贺的私印有关。但是猫头鹰在汉代的形象很糟糕,《说文解字》中提到猫头鹰是一只不孝鸟,所以汉人对它赶尽杀绝。把这样的东西作为印章的印钮是很奇怪的事情。有的理论解释说,刘贺没有守好祖宗传下来的基业,不是一个称职的皇帝,可以说是不孝。

玉印刻“刘贺”二字

但是根据练春海的研究,猫头鹰是极不可能的。这个印章是他的私印,刘贺到南昌其实只有四年,不会特意为此刻一个印。但是考虑到这是私印,自己藏在家里用的,没有必要告诉家人,也没有必要拿出来告诉别人我是怎么样的人。汉代不太会做这样有损自己形象的事情,即使他觉得有愧于自己的祖先也不会。而且实际上刘贺并不觉得自己坏得一塌糊涂,他死前被举报的一条就是别人问他,当初霍光这么对待你的时候,你其实当时就应该反抗,他也说了一句确实是,意思是当时太年轻了,没有想到这么多。所以他其实根本没有觉得自己当初不对,不太可能把自己定义为是不孝的。

练春海认为,印章上的造型应该是鹰或者凤凰,上面尾巴卷起的造型更接近于凤凰,不是猫头鹰。他认为有两枚印章是刘贺在南昌,也就是被封为海昏侯之后才制作的。一个是“海”字的动物戳印,另一个是龟钮的印,可能是刘贺掌管家族、宗族使用的印章,和他列侯的身份是相符的。

刘贺一共有三枚印章。这是有意义的,只有皇帝有三枚印章,一枚是作为皇帝使用的印章,一枚是出行使用的印章,一枚是私印。

“大刘记印”玉印

出土的熏炉正在清华展出。熏炉是汉武帝时期设计出来的,因为汉武帝非常迷信升仙的信仰,所以他结合了传统的各种熏炉的造型,也吸收了一些外来的因素,比如从中亚传过来的纹饰。这么精美的熏炉是非常高级别的,在诸侯王到封国的时候会赏赐一件,公主出嫁也会赏赐。可惜海昏侯墓里有鄱阳湖的水倒灌进去了,保存得不好,里面很多东西锈迹斑斑,里面的纹路也受损了,艺术性降低很多。

海昏侯墓中出土的器物大部分是比较一般的,但是这个熏炉非常精美,从造型和纹饰的复杂性来看属于诸侯王级别。熏炉的纹饰里面人在云里面奔跑、野兽在云里面追逐,是虡纹,只有皇族可以使用。这肯定不是汉宣帝赐给他的,一定是刘贺从昌邑带过去的,是他父亲当昌邑王的时候得到的。汉代讲究人死为大,所以完全有可能在丧葬方面给刘贺提高一个级别,甚至在墓葬里面如果有一些违禁的物品,也不会过分追究。

海昏侯墓中发现的金饼

除了这个熏炉,还有几件出土文物也是类似的情况,比如赏金和酹金。有些学者因为金饼上面出现了海昏侯这样的字眼,认为是在南昌铸的。但是练春海认为这种可能性非常低,应该是刘贺在昌邑的时候造的,因为这些黄金纯度相当高,不是一般的条件下可以做出来的,他只有在昌邑的时候才有这样的财力和能力。还没有用完,霍光就让太后宣布刘贺被罢黜了,但是他当时在昌邑制作的所有的东西、所有的家产都是归他带走的。刘贺去南昌的时候,汉宣帝禁止他参加祭祖,但他还是把这些东西留下了,可能心里还有期待,可惜最后只能带到墓里。

墓葬里的乐器有四堵,包括两套编钟、一套编磬,这是诸侯王待遇的,但做了小小的处理。以刘贺的资格用不了、也不敢用诸侯王的待遇,但是这套东西也不能留。因为他去世后不久几个孩子也相继去世了,最后人们认为是天亡他海昏侯,所以就把这个国给出了。

海昏侯墓中出土的编钟

编磬中的最后一只明显和其他只不一样,很可能是有意处理过,比如改变上面的纹饰,让它变成不成套的编磬。你可以说它是三套,也可以说不是,就是这样一个擦边球。墓葬中还有很多处采用了这样的处理方式,比如刚才说的熏炉,熏炉盖跟底下的一部分是不配套的。在随葬品清单上还明确写到,陪葬一副手套,一新一旧;陪葬一套袜子,一新一旧。

出土文物中还有錞釪

(音)

,这是一种主要盛行于汉代的乐器,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它本来是军乐器,和鼓配合使用,原来在楚地盛行。当年刘邦跟项羽争夺天下的时候,刘邦被挤到汉中,后来之所以能够反攻、获得最后的胜利,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他有一支非常尖锐的先锋队伍,他们经常用到錞釪这样的军乐器,因此这个东西对他来说就像一个吉祥符号,就把这个东西带进了宫廷乐队。 

海昏侯墓真车马陪葬坑出土5辆车20匹马,恰是4马一车,符合西汉王侯出行的最高等级。

墓中的马车造型也非常精美。考古队挖掘出漆皮后经过固定、剥离等处理,还原出原本的马车造型,这可以说是考古上非常重要的突破。

墓中还出土了大量造型精美的车件。动物纹饰中包括草原风格的鹰嘴金怪兽,风格比较写实,不像原来比较风格化的造型,非常生动,肌肉感、骨骼感很明确,只有诸侯王可能从赏赐或者使节交往当中获得,一般人没有这种待遇,只能去打造。

在汉代,往往用马车件来替代真车,一方面是因为身份不允许,另一方面是因为舍不得。因为当时一辆马车非常贵,可能相当于现在好几套房子的造价,因此常常用坏的、多余的车件替代,有一些级别低一点的墓葬干脆买一些别人不要的。

青铜“昌邑籍田”鼎

练春海认为出土的昌邑籍田鼎可能是当时的复制品。从规制来讲,它是指帝王在开春伊始亲身耕作田地,收获用以奉祀宗庙,是昌邑王可能有的。但像这种有字而且非常工整的,明显是精心制作的,按理来说是用来传家的,不太可能用来陪葬,所以这件有可能是复制品,上面的字也写得比较随意。在汉代,这种器物上刻字的情况已经很少了,人们不太重视在器物上铭记功劳或者传承荣耀,很多时候刻字往往只是为了说明这个东西是什么时候造的、为什么原因造等等,和之前先秦的时候差别比较大。

海昏侯墓还出土了大量精美的佩剑。这种剑被称为玉具剑,最早确实有整把剑都用玉制作的情况,但是这样很容易断,而且很难找到这么好的材料,因此更常见的情况是用玉制作其中最主要的几个部件,包括剑首、剑格、瑤、剑珌。在汉代,剑对于文人士大夫或者官吏的形象是非常重要的,带剑和之后带钩是很重要的身份标志。

主椁室清理出的一把约80厘米长的玉具剑

青铜砝码体现了刘贺作为昌邑王的权力。当年秦始皇统一全国以后要统一度量衡,不可能在全国范围重新铸造,就收集了诸侯王的砝码和标准作比较。如果重了就削掉一点点,如果轻了就加一点点,最后在上面刻字表示授权、合格。这个砝码就成为地区的标准,也成为权力和身份的标志。

铸钱石范则是刘贺的父亲刘髆留下来的。汉文帝早期诸侯王是可以铸钱的,但到汉武帝后期就废止了。它已经破碎了,是不完整、不可用的东西,可能是有意做了这样的处理,但还保留下来,可能是刘贺想作为纪念。

海昏侯墓出土的10余吨近200万枚五铢钱,相当于今天100多万元人民币

墓中还出土了舞女三件套,是刘贺随身佩戴的物品,而且当时就有断裂。鉴于刘贺的家世跟乐舞很有关系,练春海推测可能是祖传的物品,也许和他的祖母有关系。有趣的是,汉代一般会在死者的嘴里放玉蟾,认为这样能让人死后成仙,像蟾一样不吃东西、只喝露水。但是刘贺嘴里放的是这个东西,应该是事先交待过,因为一般来讲谁也不会想到这个东西。

刘贺收藏的古物引起了很大关注,甚至有观点认为是他从皇宫里拿走的,但练春海并不赞同。因为刘贺从长安走的时候挺仓促的,原本带过去的一两百号人全部被杀了,只带着几个随从,不大可能从皇宫里带走什么东西。在汉代,一般人是不能够收藏古物的,一旦有文物出土要马上报告。如果报告给皇帝的话,甚至可能会因为出土祥瑞修改年号。如果这是刘贺在海昏时发现的,肯定会送到中央去,所以很可能是在昌邑发现的。他被送到皇宫去的时候,白天黑夜地赶路,马都累死了,不可能带着什么东西过去,而且他在长安的时间不长,前后才二十多天,来不及搬家,所以家产应该都原封不动放在老家。

海昏侯墓中出土的各种器物

墓中出土了很多日常使用的器物,包括玩具、席镇,铜扣漆器等等。还有一个据说是煲汤用的器具,但练春海反对说是火锅,因为煮火锅其实很难,底下放不了多少炭火,放这么多东西也煮不熟。他认为可能是用来温汤的。据说现在南昌也有类似的东西,所以很有南昌特色。

其中一块铜镜背面有东王公和西王母,将中国关于东王公和西王母的信仰追溯到了这个时期。关于孔子屏风则有更多争议。孔子形象原来最早见于东平汉墓,如果这次出土的孔子屏风得到确认,就可以推到西汉中期,其中跨度有一两百年的历史,所以学术界争议比较大。

此外还有很多文字内容有待解读,其中包括《论语》里面一些失传的内容,还有《礼记》、《易经》、医书和诗赋等,也许可以补充现有文献。

海昏侯墓中出土漆器屏风表面上的文字

总的来说,刘贺是一个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他的悲剧和他成长的经历和环境是相关的。被废黜以后,他的生活受到严格监视,不太可能大张旗鼓制作各种饰件,因此出土文物中除了少数明确的海昏印记之外,基本上都来自于昌邑,甚至是昌邑王时准备的。这些器物对刘贺来说不仅意味着美好的往昔,更寓意着权力和地位。

练春海还就考古保护面临的挑战、艺术考古与美术考古的区分、艺术创作与理论研究的结合等问题进行了分享。责任编辑赵晨宣传了练春海的新书《重塑往昔:艺术考古的观念与方法》,并代表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向清华大学图书馆赠书。

 

用户评论

请您留下对本篇新闻的评论:

还能输入255个字